专题金沙国际娱乐场 风采录 身边人身边事 图片频道
+  身边人身边事  +
您的当前位置:金沙国际娱乐场 -> 身边人身边事
宝贝们的“曦妈妈”——记第六届贵州省“明礼知耻·崇德向善”道德模范赵富菊
2018年12月29日  姜维燕   浏览次数:0

 

赵富菊是东风发电厂的一位普通职工,她是一名志愿者,是数名宝贝们的“曦妈妈”。她热爱公益,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献给了《宝贝回家》,她一丁点儿的奉献,换来更多家庭的团圆,再累再辛苦,也值得了!

2015年7月,她无意间看到了《宝贝回家寻子》这个网站,并了解到“失子家庭”及“寻家孩子”这样的两个群体,看到饱尝失子之痛的父母,感叹之余,她萌生了加入“宝贝回家”,做一名志愿者的想法。于是她以“曦妈妈”的网名正式加入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同年10月,加入“宝贝回家”家寻工作组,正式成为帮助失子家长寻找孩子的志愿者。

在加入宝贝回家志愿者团队的三年多来,赵富菊独自跟进了435个家庭,帮助他们在网站发帖,帮助他们协调DNA采血,帮助他们比对各种信息……在她的帮助下,共有10多个被拐家庭的孩子回到了父母的身边,有近300对父母成功采血入库,为找回孩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跨国寻找,八年时间,春潮终于回家了

     春潮生于1985年,1989年养家出了五千元把他卖到福建长乐。在春潮十五岁左右,养家带着他和之后生的两个弟弟离开长乐到美国生活。在美国,春潮一年年的长大,读书、毕业、结婚、生子,直至有了自己的事业。当一切安稳下来后,他想找到亲生父母,让自己的人生不留遗憾,他从网上了解到国内有一个公益寻人的“宝贝回家”寻子网站,2009年10月,春潮选择了在这个网站登记找家。


 

从2009年开始,志愿者与春潮的交流就没有断过,但由于春潮生活在国外,与国内有时差,因此,往往是志愿者留言一两天后,才能收到春潮的回复。就是在这样艰难的沟通中,志愿者也没忘记最重要的一件事,引导春潮采集DNA血样!

2016年,春潮的DNA比中了贵州开阳的一对父母!比对结果迅速传给了志愿者云谷,云谷立即联系了赵富菊,请她帮助与家长沟通,了解相关情况。曦妈妈在接到云谷的信息后,通过电话联系上了家长,还原了春潮当年被拐的始末。但由于他人在国外,想回家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种种坎坷,种种无奈,历经一年的挣扎,终于,在2017年11月23日上午9点,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与家人团聚。

双胞胎被卖,大双小双而立之年得已回家


 

1987年农历4月4日,贵阳市息烽县鹿窝乡三友村黄家寨的杨云碧顺利产下了一对双胞胎男婴,取名黄仕双、黄小双。随着两个孩子年龄的增长,家里的开销也越来越大。1990年杨云碧夫妇选择外出打工,而兄弟俩被暂时托付给外公、外婆照看。农历8月中旬的一天,兄弟俩因为过敏患上了“漆疮”,兄弟俩的二伯母满口答应帮着照看,没想到,过了几天,二伯母伙同他人将兄弟俩卖到了福建省。

此后,杨云碧一边外出打工一边打听孩子的下落。并且在“宝贝回家”网站登记了寻子信息。
2016年3月赵富菊接到了寻找黄仕双兄弟的任务后先在网站上发帖,又引导夫妻俩采血。后来,杨云碧打听到孩子可能被拐在福建某地,于是和大儿子一起赶赴福建寻找,结果无功而返。11月,赵富菊通过对杨云碧夫妻和寻家孩子的信息比对,发现双方有很多共同点,准备进行DNA比对的时候却发现没有杨云碧的采血信息。经过赵福菊多方协调,杨碧云的血样很快寄到了网站,由四川省资阳市公安局入库,并申请和寻家孩子进行了比对。遗憾的是,双方DNA比对失败。
虽然这次比对没有成功,但是,黄仕双父母的血样得以顺利入库,这为他们今后的寻亲成功埋下了伏笔。2018年初,从网站传来好消息,黄光富、杨云碧夫妻的DNA比中福建一对双胞胎兄弟。黄光富、杨云碧夫妻艰辛的寻子路有了结果。三岁离家的双胞胎兄弟,经历了漫长的岁月,终于在而立之年得以还家。

千里归途多坎坷,万众一心平荆棘


 

每个宝贝回家的成功案例都是全体志愿者以及各界爱心人士的功劳,是大家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结果。没有许多志愿者默默无闻地工作,单靠个人的力量寻亲是很难完成的。
吴志平是在2013年登记的寻家信息,当时的跟进志愿者是“雁归来”,在他整个寻家的过程中,“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们从发现疑似,到找不到联系方式,到与他交流,再到因为采血开导他,直至最后比中,中间的曲折坎坷,让人感叹不已,当大家都感觉吴志平的家快要找到的时候,志愿者“雁归来”因故退出,吴志平本人现在是什么情况,没有人知道。

鉴于此,在征得网站同意后,赵富菊与失踪人的三哥取得了联系,在交流的同时也帮助他们在网站登记了寻找失踪人员的信息,并将帖子发到了论坛,与另一名志愿者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比对。接下来她又联系了志愿者“云谷”和“若邻郎”,在他们的沟通下,广东省深圳市公安局同意接收血样,赵富菊马上联系了失踪人员的三哥和大姐,引导他们给母亲采血后邮寄到深圳等待入库,进行单亲比对。
寻找的接力棒,从贵州传到河南,又从河南传到四川。寻家的路几多坎坷,思家的心几多忐忑,4年的登记,6个月的寻找,3个月的等待,3省志愿者的接力,不抛弃不放弃,最终,促成了吴志平一家团圆!

有人问:你做志愿者有工资发吗?你得到了什么?赵富菊说:“当失散的家庭多年后能团圆在一起,我很感动,那就是幸福的感觉,幸福是金钱买不到的。”她和众多的志愿者一样,在漫长的帮助寻亲的征途中不仅没有报酬,平时沟通联系的电话费、走访时的交通费等等也都是个人自费的。 

虽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在加入“宝贝回家”这个队伍,但是全国仍然有7万多个求助人没有找到亲人。赵富菊说她有一个心愿,那就是:“愿天下无拐,愿失散家庭早日团圆!愿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宝贝回家’这个团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